上海快3

翻頁   夜間
歐巴小說網 > 大明王冠 > 第四百二十七章 當面宣戰!

    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[歐巴小說網] http://njfulida.com最快更新!無廣告!

  賽哈智安靜的等著。

  這事其實和他沒關系,不影響他的仕途,不過這些年發生的事情,他自身覺得和老弟之間休戚相關,況且就算沒有利益糾紛,就兩人之間的私交,也該幫忙。

  許久,黃昏才深呼吸了一口氣,“我能找到她們。”

  賽哈智不解,“你那點水平?”

  黃昏搖頭,“和水平無關,你可能不太清楚,這段日子間,其實烏爾莎學會了不少漢話,我和她已經能簡單交流溝通了。”

  賽哈智:“所以?”

  黃昏嘆氣,“當務之急,是應付朝堂這邊,爭取時間,同時你叫幾個心腹來,我會告訴他們如何追蹤娑秋娜等人的方法。”

  起身,“走吧,北鎮撫司的人應該要來了。”

  ……

  ……

  “什么!”

  朱棣起身勃然大怒,“她真敢殺了我十幾個大明兒郎揚長而去?”

  紀綱跪在地上不敢動。

  朱棣怒火之下,乖乖呆著,沒準你說點什么話就惹禍上身了。

  朱棣撐在桌子上,俯身望著紀綱,“沒派人去捉拿?”

  紀綱臉有尷尬,“派了,追不上。”

  確實追不上。

  賽哈智的人也去了,都沒找到娑秋娜一行人的蹤跡,按說十二個西域女子這龐大隊伍,顯眼的很,隨隨便便就能查到痕跡,然而詭異的是竟然水入大海,人間失蹤了。

  紀綱沒有放水。

  他是真的派人去“捉拿”,按照計劃,是直接將娑秋娜殺死,用點非常手段,讓仵作連尸也沒法驗,如此一來,黃昏和娑秋娜之間的事情就板上釘釘,再也洗不了清白。

  可惜太狡猾了。

  朱棣頹然坐回椅子。

  滿臉失望。

  他不是因為娑秋娜的人間蒸發而失望,而是因為娑秋娜人間蒸發背后的原因而失望,在這件事之初,朱棣其實已經想過怎么處置黃昏。

  哪怕他真的和娑秋娜有一腿,朱棣也不會趕盡殺絕。

  他的想法,黃昏確實還年輕了,閱歷和資歷不足,如今又是爭儲的時候——別看自己三個兒子表面和和氣氣,但歷朝歷代涉及到爭儲,都是殺人不見血的兇險,以朱棣的看法,黃昏在這種局勢下,遲早會被設計,然后自己不得不殺他。

  所以他的想法是利用這一次事件,將黃昏流放到北方去。

  等立儲確定了,再啟用。

  一如當年太祖對解縉的處置方法一樣,用歲月和俗世磨平棱角后再用——貌似老爹這一著走錯了,如今的解縉還是恃才傲物得很。

  至于說什么搶了徐妙錦后又搶娑秋娜,侮辱了皇家顏面,朱棣冷靜下來后,用腳膝蓋都能想到,是有人打算拿這個事情開黃昏的刀。

  黃昏搶徐妙錦,別人郎才女貌近水樓臺先得月,輪得到你們這些妖魔鬼怪反對?

  就算搶娑秋娜,那也是在你朱高煦之前。

  至于勸諫不立娑秋娜為側妃,難道不是為了大明的未來著想,也算是為你朱高煦挽回面子,等你立了娑秋娜為側妃,萬一生個兒子下來不是老朱家的血脈,到時候更沒面子。

  所以朱棣是借題發揮。

  原本以為這事辦下來,軍器監的事情也已完備,不需要黃昏了,自己就趁機將他流放到北方去,哪曾想到黃昏竟然狗急跳墻,怕真的查出娑秋娜不是處子之身,竟然鋌而走險讓娑秋娜殺了北鎮撫司緹騎逃出了應天。

  這欲蓋彌彰不說,這個罪他也扛不起。

  十幾個北鎮撫司緹騎的命,自己不能不給天下士卒一個交待。

  他太讓自己失望了。

  嘆了口氣,“來人,去將他捉拿歸案,押入詔獄。”

  紀綱大喜,立即起身。

  只要黃昏到了詔獄,這一次他別想再當大爺了,哪怕是被陛下責罰,我紀綱也要你黃昏再也走不出詔獄。

  在詔獄里弄死一個人實在太簡單。

  紀綱剛起身,朱棣卻忽然改變了主意,“先將他押到乾清殿來,朕要當面問他。”

  紀綱暗暗叫苦。

  黃昏那人別的本事沒啥,貌似口才還行。

  可圣意難違。

  不過……還行。

  當下這個局,所有的落子都是基于事實之上,你黃昏確實睡了娑秋娜,安南黎族的奴仆沒有說謊,使團的人也聽得真切,要不然徐妙錦會讓你連徐府的門都進不到?

  娑秋娜殺十幾個北鎮撫司緹騎的事情也是真實發生的。

  罪證確鑿。

  任你舌綻蓮花說得天花亂墜,依然免不了要被陛下重罰的結局。

  這一次黃昏絕對沒有任何僥幸。

  如紀綱所想,黃昏確實覺得棘手,在被北鎮撫司緹騎押往乾清殿的途中,他腦海里閃過無數念頭,發現都無法讓自己全身而退。

  主要是娑秋娜這一逃,把事情給攪亂了。

  到了乾清殿一看,發現不僅紀綱在,連陳瑛也在,而陳瑛顯然剛和朱棣說了什么,似乎得到了朱棣的良好回應,看黃昏的眼神像看死人。

  黃昏深呼吸一口氣,行禮。

  朱棣冷冷的盯著黃昏,“據陳瑛從南北鎮撫司那邊得到的消息,娑秋娜在殺十幾個北鎮撫司緹騎之前,你剛從她那里離開?”

  黃昏沒有辯解,“是的。”

  朱棣不想問了:“拖下去,押入詔獄。”

  黃昏大聲道:“陛下不想聽聽微臣的解釋么,陛下不想知道真相么,就這么聽信諂臣的一面之詞,何以天下永樂?!”

  朱棣怒極反笑,“你還有臉解釋?”

  陳瑛在一旁怒道:“黃昏,你區區一個恩賜同進士,竟敢蔑視天子,御前僭越,又公然詆毀朝堂二品大臣,真以為陛下仁慈,不會將你懸尸午門么!”

  黃昏哈哈一笑,沒有先回答朱棣,而是看著陳瑛,“三司會審,我不知道你是處于什么心態,處處捏造事實來針對我,被我一一化解后惱羞成怒,如今更是欲除我而后快,就你這品行,也配為二品大臣?說你是諂臣已高抬你了,陳瑛,我今天就把話撂在這里,大明天下,有你沒我,有我沒你,只要這一次的誤會解釋清楚,我就會全力以赴的收拾你,讓你見不到今年春節的煙花!”

  要報復一個人,偷偷摸摸的報復?

  毫無成就感。

  黃昏就要當著永樂的面告訴陳瑛,等老子度過這一次的難關,就要收拾你狗日的,天子也不保不住你,死定了。

  
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注冊),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,請耐心等待。
北京快3-安全购彩 湖北快3-Welcome 湖南快3-Home 河北快3-上海快3 河南快3-推荐 广东快3-官网 广西快3-欢迎您 吉林快3-安全购彩 天津快3-Welcome 体彩快3-Home